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隆国强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隆国强

  新浪财经讯 “2018北京金融安全论坛”于12月4-5日在北京房山举行,论坛由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北京市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北京市房山区人民政府担任指导单位,主题为:防范金融风险 维护金融安全,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隆国强出席并演讲。

  其表示要坚定不移的扩大开放,同时也要树立底线思维。经济全球化它是个双刃剑,它蕴含着巨大的战略性的机遇,同时也有很多风险。过去40年,一直有一种声音,“不能开,一开就有风险”,特别是每次一出全球金融危机,大家就很庆幸,好在这个没开、好在那个没开,资本项目没有开,有了一个防火墙,金融市场没有受到影响。

  但隆国强指出,把时间拉长看就会发现,总体来看不开放的代价是很高的,而开放带来的收益它是慢慢积累下来的。所以在这样一个环境下,他表示尽管外部在积累各种各样的风险,但进一步扩大开放的方向不能动摇,这就是为什么习主席一直强调,改革开放是决定当代中国命运的关键一招。

  隆国强同时表示,在开放的同时确实需要有底线思维,在经济全球化进程中趋利避害,不是简单的一开了之,而是要防范开放带来的风险。

  以下为演讲实录:

  隆国强:尊敬的殷勇市长各位领导、专家、嘉宾大家好,非常荣幸来参加2018北京金融安全论坛,回址离市区稍微远点,本来我想着人没那么多,今天一看这么多大专家、这么多嘉宾、这么多同志站在这儿,让我想起上大学的时候名师讲课才会有这么多人站在这儿,所以足见这个论坛的吸引力也充分的体现北京金融安全产业园金融小镇的吸引力,首先祝我们论坛取得圆满成功。

  刚才殷市长和李会长的演讲让我们很受启发,这一节的主题是“经济全球化与金融安全”,大家回顾一下过去几十年,大概每过十年左右就有一次全球性的、有影响的金融危机,80年代拉美出危机的时候我们那时候很封闭,没感觉,从98年开始,98年亚洲金融危机,08年美国次贷危机引发的全球性的金融危机,这个我们都受到了它的冲击和影响,昨天美国的道琼斯跌了将近800点,纳斯达克下跌3.8%,大家都在琢磨怎么着了。经过全球金融危机以后十年,全球的经济经过深度的调整,应该说这几年美国的经济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峰,但是全球的经济增长是很不均衡的,有好有坏,我们说格局在分化,同时风险也在积累,比如说债务,债务总额比08年爆发危机的时候是增长了一倍,是当年的两倍了。还有前一段大家看到一些新兴经济体它的汇率出现了大幅度的下跌,应该说一方面全球经济在恢复性的增长,稳中略有趋缓,同时金融风险的因素也在积累,在这样一个复杂变化了的国际环境下面,我们中国下一步开放怎么办?我想谈三点看法,请大家批评。

  第一,我们要坚定不移的扩大开放,同时也要树立底线思维,经济全球化它是个双刃剑,它蕴含着巨大的战略性的机遇,同时也有很多风险,过去的40年,中国的开放为中国经济奇迹做出了重大的贡献,放在全球来看我们的开放应该说是取得了很大的成功。世界银行曾经评估说“中国是全球化进程中少数几个获益较多的发展中经济体”,这句话我觉得有两层意思。一层意思充分的肯定了中国在开放中取得的巨大的成就;另外一层意思实际上在全球化进程中有很多经济体特别是发展中经济体可能获益不多,或者甚至未得其利先受其害,所以在这个面临着机遇和挑战并存的一个国际环境下,我们就会有两种不同的,有人说我们开吧,只要一开就能成。但是还有一种,其实我们伴随着40年的开放大家老在琢磨,这事不能开,一开就有风险,特别是每次一出全球金融危机,大家就说很庆幸“好在我这个没开、好在我那个没开”金融市场没开挺好没有受到影响,我的资本项目没有开,有了一个防火墙等等。

  但是大家把时间拉长了一看就会发现,总体来看不开放的代价是很高的,而开放带来的收益它是慢慢慢慢积累下来的,所以在这样一个环境下,我觉得尽管外部的风险、各种各样的风险它在积累,但是我觉得进一步扩大开放,这个方向不能动摇,这就是为什么习主席一直强调,改革开放是决定当代中国命运的关键一招,为什么在全球贸易保护主义抬头的背景下,中国政府在不断的推进自主的开放,在今年我们的金融开放有了重大的举措,还举办了像国际进口博览会、在海南全省批准设立了自由贸易试验区等等一系列重大开放的举措都在推出来。但是同时我们确实需要有底线思维,怎么能够在经济全球化进程中趋利避害,不是简单的一开了之,而是要防范开放带来的风险。所以在认识上我觉得既要坚定不移的扩大开放,也要牢固的树立底线思维。

  第二点在行动上我们要想在全球化进程中趋利避害,关键在于自己要有一个正确的开放战略,有的时候大家看到这个开放带来的风险好象是短期的、是监管不利造成的,但是你真正开了一些老出风险的地方,它的根子其实很深,深在哪儿?深在它的发展战略、开放战略上的问题。比如说拉美,拉美从上世纪的60年代后期开始,持续的出金融动荡,看到比如一会儿是外在危机、货币危机、导致通胀、导致社会动荡等等,根在在哪儿?我觉得根子在它的开放战略上有问题。看看拉美在二战刚结束的时候搞了进口替代的战略,拉美很多国家资源非常丰富,靠出口初级产品可以获取足够的外汇支撑它的工业化,所以它在吸收外资的时候会发现它吸收大量的外资不是封闭,不是不开放,它吸收的外资是内向性的,也就是说绕过它的高关税的保护来本地生产、本地销售,同时因为上游的产业链没有整体转过来,随着经济规模越来越大,它的外汇的需求会越来越大,进口的需求也会越来越大,到了一定的规模以后,它光靠出口初级产品就不够了,那么在这个情况下就开始借外债,借了外债还不起怎么办?他们想扩大出口,扩大什么出口?还是初级产品,初级产品汇率贬值,但是初级产品的全球需求不会因为汇率贬值而出口,并不会因此而扩大,便宜了而增加需求,相反外汇的获得可能还会减少,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他是长期积累的开放战略除了问题,还有一些更严重的搞超过它的国力承受的福利,最后可能把穷人养懒了,把富人吓跑了。所以有的国家长期不断的出金融风险。

  所以说,在全球化进程中要想趋利避害关键是要有在审慎的分析、准确的把握全球化中蕴含的机遇和挑战的同时,以一个国家它的发展战略为目标导向来制订一个适合自己的开放战略。过去我们之所以能够取得成功,实际上就是我们瞄着怎么服务于快速工业化,我们抓住了东亚地区出口导向型产业跨境转移的机遇,我们通过一系列的举措包括建经济特区、开发区、加工贸易、吸引那种出口型的外商投资等等,使得中国从一个经贸小国变成了一个经贸大国。从一个依靠初级产品,85年农产品(4.950, -0.03, -0.60%)和矿产品出口超过50%,现在我们的制成品出口超过了95%,变成了一个依靠制成品来在全球竞争的经贸大国。我们应该说成功的解决了制约国家工业化的外汇短缺这么一个缺口,开放部门有利的服务于中国的快速工业化,这是我们的成功。

  未来呢?我们今天从快速增长的阶段进入了高质量发展的新的阶段,那么我们不能说因为过去的开放战略很正确,我们就按照原来的思路、原来的做法继续下去,我们所处的国际环境发生了深刻的变化,有了新的机遇、新的挑战,战略机遇期有了新的内涵和条件,我们自身的比较优势也发生了深刻的变化,从过去低成本的劳动力现在更多的体现在人力资源的质量优势,我们配套很齐全的产业体系的优势,基础设施的优势以及足够多的外汇储备使得我们企业可以走出去主动整合全球资源的优势。那么怎么能够用好两个资源两种市场来服务于国家的高质量发展就变成了我们新时代对外开放战略要去思考的问题。所以在这样一个背景下,在全球化进程中我们要趋利避害、防范风险根本上来看还是要做好自己事。就是要调整我们的开放战略,来促进我们参与全球竞争新优势的形成,同时我们要进一步的完善金融监管的体系,来防范这种外来的外部金融风险和内部的金融风险形成联动、形成共振,真正的取得我们打好三大攻坚战其中防范化解重大风险这一战役的胜利。

  第三点认识,我觉得在全球化进程中要防范金融风险还要加强国际合作和国际协调,有一类开放的风险就是传染式的风险,经济繁荣的时候资金大量的流入,外部出现了风吹草动的时候资金快速的撤出,98年泰国的金融危机就是这么来的,繁荣的时候一看股市房市都很繁荣,资金一撤泡沫破灭。现在我们看到世界联系的愈加密切,相互之间的影响越来越大,这种影响有好的影响,但是也有不好的影响,有的时候是不经意的,比如说美国一加息,美国的货币政策走向所谓“正常化”,然后资金开始从一些新兴经济体流出,新兴经济体就面临着巨大的因为资本流出导致的汇率贬值或者它的资本市场出现动荡等等。所以说在一个越来越开放、越来越彼此联系密切的国际环境下,国际的协调合作就变的日益的重要。

现在腾迅分分彩强调国家之间宏观经济政策的协调要加强,今天我们看到比如G20作为一个很重要的平台,它怎么来的呢?是当年美国出现的金融危机以后G20应运而生,大家要同舟共济,通过合作、协商来应对危机,但是现在眼前危机没有了,G20为什么一直能够持续下来?大家就会发现在防范风险方面,不是事后救助,在事前防范方面,国际合作和协调也是十分重要的。所以原有的机制比如IMF它本身就有着防范金融风险的职能,当然现在有了G20的平台,但是怎么把这些平台用好,加强国家之间宏观政策的协调,加强监管政策的协调,监管能力的建设,还有很多的工作可以做。同时我们还要看到,当前我们正面临着全球经济治理体系的重构的时期,在经贸领域WTO的改革方面,很多国家都认识到,当今的全球治理体系以WTO为代表的,当然还包括其他的不适应全球经济带来的新的要求,大家都认识到这种改革完善全球经济治理体系的重要性和必要性,但是怎么改革尚没有共识。那么在全球经济治理体系重构的进程中,中国作为一个新兴的大国怎么能够从全球的利益和自身的利益有机结合的基础上提出中国方案贡献中国智慧,积极的参与到全球治理体系里面去,同样的也需要去加强国际合作,这些东西大家可能看了,比如说贸易投资似乎跟金融风险有点远,其实是直接相关的。

  所以说,在一个相互依赖越来越强的变化了的世界里面,中国作为一个新兴大国要继续在全球化进程中防范风险趋利避害,还要进一步的加强国际合作,国际协调。

  我就说这点看法,谢谢!